冰穹互娱如何实现一场快速的流量变现?
当前位置:首页>悦贝快讯

冰穹互娱如何实现一场快速的流量变现?

发布人:悦贝校园网2016-05-14收藏举报信息浏览次数:0


于德健:今天是我们雷声各个子公司录制的倒数第二期,现在还差个大熊。今天来的是我们游戏,不是雷声还有最后倒数第二期,是我们子公司介绍还有两期。

 

张总:又说子公司。

 

于德健:那也不能叫钱宝游戏。

 

张总:人家是正儿八经的上市公司。

 

于德健:昨天我们也是有一场新闻发布会

 

张总:录了吗?新闻发布会。

 

于德健:录了,还没有对外去播出,有一个推文已经推出去了。

 

张总:两边别捡一块放,咱们陆续吧。冰穹互娱,这名起得倍儿雅。你先把人介绍一下。

 

于德健:这位是苏贤苏大,也就是我们这边产品方向上的负责人,叫C什么O?

 

苏贤:CPO

 

于德健:同时也是冰穹的负责人。

 

张总:苏贤今天是重伤不下火线了,因为痛风已经卧床有快2周了。

 

苏贤:是的,加上膝盖那边有点伤。

 

张总:就是痛风引起的吧,今天还是赶过来录制这期节目,实际上还是挺牵挂的,希望早日康复。这俩位是他的好搭档王强和谢文涛,现在业界都是声名显赫。

 

苏贤:强哥、涛哥。

 

王强:仗着钱宝的强大优势。

 

张总:还是你们打的好,为什么往后排呢,最前面第一期是邦富商肃的,然后互娱冰穹,一个扁担挑两边,都是咱们钱旺系重量级的,应该讲是战列舰吧,火力很猛。还有几个,比方说贸易这块,还没亮相。

昨天我参加了冰穹的发布会,品牌升级,以后钱宝游戏正式升级为了冰穹互娱,这个也是非常具有战略意义,昨天还是来了很多媒体和渠道的。

 

王强:对,一半一半。

 

张总:非常的专业,昨天这个会开的很专业,规模不是特别大。我跟强哥强调一点,下次等文涛这边再开的时候或者下次强哥再开这会的时候,一定咱们邀请宝粉来观礼,这个也不怨你们,你们老想替我省钱,你这个人现在我看你是掉钱眼儿里了。

 

王强:独立核算嘛,能省则省。

 

张总:实际上效果还是很好的,渠道的朋友们和媒体的朋友们跟341天以前眼神都不一样了。他们昨天还特意说了一下时间过的还真快一晃341天快一年了。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能够做到这种状态确实让人叹为观止。今天要说的有点……其实应该隔一周再说。

 

于德健:今天说不一定今天播。

 

张总:不是今天播,就是说昨天说的太多了,今天说好像不是那么兴奋了,昨天太兴奋了。虽然没去,大家聊了会,盘点了一下有一些大事记,那些数据可以记录成文件剪到片子里好。还有获得一堆奖项、创造了一些奇迹。我觉得用奇迹来形容一点儿也不过分,比方说《贪婪洞窟》这事,实际上是国内做发行的那么多家企业里面,能够有这种成绩的凤毛麟角。只有像大航所谓的,就是BAT,或者是业内的大佬360这几家,你要打造这样的业内地位,那说实在的,没有百亿级的投入,难。主要需要去依托的是流量,如果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叫做最闪亮的地方,就是费效比特别高,其实没投多少钱然后马上就开始回流了。真的说一个游戏入口能做到这个程度不容易,因为我们投了这样的企业所以我们也就关注这个行业。然后从职业投资的这个角度来看确实投入的费效比特别高,实际上这是两块,左手和右手两只手,这边是做应用市场的渠道,这边是发行业务。左手是摆拳,右手是勾拳。摆拳往往是起佯动进攻作用,勾拳是“咣”一下就变成扭蛋了。

 

苏贤:他们两人的特征也是挺明显的。文涛的话是比较四平八稳的,因为渠道嘛,更多的是需要比较稳定的流量转换,王强的话是主动出击。

 

张总:表面上看强哥这边是墙里开花墙外香,实际上文涛这边是根,扎到下面,所以我觉得叫相得益彰吧。配合的也非常好,这一点很重要,叫做将相和,非常重要,一支部队的协同。那天你没在,我特意跟他们俩一块在我家吃饭,聊得挺晚的,就前天,强调了这种穿插的问题,各兵种协同的问题,你们哥俩协同的挺好。

 

王强:我们比较默契。

 

张总:跟你们同处一个行业有关。

 

王强:双胞胎,本来我们进来也是前后脚。

 

张总:下一步是怎么打算,你这边怎么打算?

 

王强:我们这边还是先从做好现有已经签约的产品,然后后面想从数量和质量上能有所提升。

 

张总:现在每个月能做到多少利润?

 

王强:我们现在每个月在2000万以上,这仅对外部市场不包括咱们内部市场。

 

张总:距离目标值还有一点距离。目标要做到多少?在集团领的任务是多少?

 

王强:2.38个亿的利润,光发行这一块。

 

张总:2.38亿的利润是什么概念,就是说如果给一个20倍的估值的话,就是这个业务值40亿。小剧透一下,已经有A股上市公司盯上你了,保密期间还不能完全透露。2.38还不够,我们跟人家说大体上5到10,加上文涛这一块你们再发发力,差不多,还是比较保守的。

 

王强:涛哥一个人就能保证了。

 

张总:你这个有点不仗义,文涛你这边怎么样?

 

谢文涛:我这边最近可能会开始筛选一些特别出名的游戏大咖,到咱们在宝粉里面做一些征集,对游戏感兴趣的、有同样的爱好、然后也在游戏里面花了不少宝币了,让大家坐到一起来可能要德健帮帮忙,《健谈》做做专访,然后交流交流,然后后面进行大型的发布会,咱们再来交流交流。捧成网红也是有可能的。

 

张总:我发现他现在录了咱们10期《雷声》揽了不少活。

 

王强:他现在那个《健谈》的流量相当可观。

 

张总:这也是昨天晚上咱们聊的,实际上咱们的用户,宝粉确实太可爱了,第一是富矿,第二是巨大的富矿,你想想每天新来增加20万人,这里面你筛来筛去20万人里万分之一还20个大咖呢。确实是一个巨大的信息源和推动力。CJ你们搞吗?

 

王强:搞,场地都租了。

 

张总:叫China joy,就一个中国世界级的游戏发行盛会。打算怎么搞?

 

王强:690个平方,去年是438,今年是690,我们公司在成长然后场地也在不断地扩大。

 

张总:这次我觉得还是要向业界彰显咱们的决心,特别是向CP们,不管是做应用市场还是发行,还是要找到好的内容。

 

王强:品质为王。

 

张总:就像电影一样,电影院再好影片不行还是不行。实际上《健谈》之所以好还是我们大伙说的好。

 

于德健:我只是把一个机会拿出来提供一个舞台,重点还是舞台上的演员。第一期是强哥,然后越做越娴熟,然后找了很多支持,微商给了我们很多支持,提供自己的店铺让我们过去录,提供了那样的场景,然后各个方面大家踊跃的去评论,每次我们都会选出TOP30的评论,去筛一下,确实,评论有时候能到200多字。就是在微信上分享朋友圈的时候那段评论有200多字,所以说看的人真的是在用心去看了这样一个栏目。

 

张总:游戏这个方向他的用户我相信这个参与程度,大咖的参与程度往往高于评论。在这个方向上不是说给《健谈》做什么广告。

 

王强:还是要有一个专项的。

 

张总:没错,咱们冰穹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包括二位也还应该有自己的声音。

 

王强:所以延续我们之前那个品鉴会的性质,我们准备广发英雄帖,向CP去发,他们可以拿他们的产品来路演,我们和涛哥去在这些产品当中进行选择。

 

张总:然后请大咖来。

 

谢文涛:咱们在现场多交流。

 

张总:对。

 

王强:以特邀嘉宾或评委的身份来参与。

 

于德健:宝粉中也有游戏大咖。

 

王强:所以说需要于总到时候再帮我们去做录制,可以作为一个比较好的节目预案,我比较介怀的是因为第一期《健谈》是我录的,然后我估计我的点击量应该是所有《健谈》当中最低的。

 

张总:为什么?

 

王强:因为我是第一次。

 

苏贤:第一次不应该最高嘛?

 

张总:你是处子,感觉做主官跟他们配合有没有什么感想?

 

苏贤:我个人感觉就是,实际上跟两位的配合的话,我们一直都是兄弟,不管是发行的事情也好,还是是渠道这边的事情也好,大家都一起去商量,然后第二个方向就是两位其实都是从各自专业的角度会提出专业的意见,那么我们这个团队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是去分析这些专业意见的同时,再去结合我们宝粉的实际情况。因为,宝粉确实相对而言是比较特殊的,另外,宝粉对我们不管是忠诚也好不管是热爱也好,都是任何一个平台你无法去想象的,怎么利用好这些宝粉对我们的爱。

 

张总:不辜负。

 

苏贤:我觉得一步一步走来虽然会遇到一些……怎么说,好事多磨吧。但是最终我觉得一步一步走来,虽然我昨天没有去,但我能感觉的到在盘点的过程中大家应该还是心潮澎湃,然后有为我们这个团队能走到今天,说心里话还是挺感动的。

 

张总:我在现场,挺感慨的。首先这支部队之所以能够成军得益于苏贤是建军者,建立这样的一支部队然后把它打造成一支英雄的部队。我觉得英雄的部队不是拿嘴说,它必须得有战史,不是我说我上来送一支战旗,战旗很漂亮那就能行的,它必须得承载一种光荣,这光荣还是靠时间来书写。还是靠时间乘以在时间当中的事件。341天,大家可以仔细的看一下他们的路演的片段,实际上几乎是按周作为刻度发生事情的。按周啊,这是很吓人的,大事件时间轴是周,7天就有一个大事出来,而且他还没有太细的做,只是挑特别大的事出来。特别大的事是月,甚至是一个月有两三个。最后到了贪婪洞窟高峰的时候,不管你熟悉还是不熟悉。我昨天跟大海两个人,我们两个人属于是游戏盲嘛,坐下面,我问大海这游戏怎么玩,他说我也不知道,这么复杂有人玩吗?德健是一个游戏的爱好者,估计也是大龄青年为泡妞,跟姑娘们总得有个话题吧,贪婪洞窟你玩吗?

 

于德健:

 

张总:你得说说,做个广告。马上要上了,又上别的了是不是?又上到安卓了这个。

 

王强:对,今天是27号,明天安卓全渠道都要上线,欢迎大家支持,各大应用市场均可下载。

 

张总:你觉得怎么样?

 

于德健:首先我觉得这个游戏非常有可玩性,然后就像我第一次在健谈里面讲的,我那个时候说强哥又发了什么游戏,我讲的是他的宣传铺天盖地的怎么一下子就全过来了,看到很多同事都把自己微信的头像都换成了贪婪洞窟的头像,看到这个试试吧。没有抱太大希望但是在在火车上面,从北京回来嘛,一玩就是玩了6个小时,充电在那玩,然后玩的不爽,想要不要充钱呢好纠结问强哥,强哥说抱歉我们不发礼包给内部员工当然也不发给外部人员,我们现在是饥饿营销形式,好吧。

 

王强:截止到目前我们一直没发,所以渠道和媒体对我们意见很大说从来没见过这么抠的发行商。

 

于德健:最后一玩就入坑了,一入坑就到现在。

 

王强:我们算准了你们一定会充钱所以我就死活不发。

 

谢文涛:你看我都花了2000多。

 

张总:这里边呢说明一点好多人老问这个问题,你们到底怎么赚钱?如果从一个实体经济的角度这个事我跟我父亲老爷子交流,以前呢他干了一辈子实体经济的老将军,工厂都建了4个最近跟儿子走的比较近了,以前也不远,老爷子现在开始深入的来接触钱旺、钱宝,他说自己确实是落伍了,他说互联网所带来的利润率太吓人了,传统企业是很难做到的。举这个例子贪婪洞窟它一天的流水有75万,意味着你大体上百万肯定有了。

 

谢文涛:没问题。

 

王强:对这是稳的,因为我们有大渠道,不方便透露因为他们给我们资源有所倾斜,应该是可以达到单渠道千万级是没问题的。

 

张总:一个月是吧,对啊,他一年有一个多亿呢。一个多亿意味着什么概念?他所有的人就是咱们整个冰穹加一块的运营成本也不会超过两千万一年,就是人员工资和房租吧,这不是他的传统渠道吗,算这个嘛,传统的所谓的成本项,你怎么想象就这一款游戏。你比方再说《健谈》,定菱每发一期的《雷声》也好,任何一期自媒体也好,基本上阅读量10万起步吧?

 

于德健:不止10万,20万应该是最少的。

 

张总:20万应该是最少,你就将来收费一块钱一次,那一下20万就到手了。这不是大风在刮钱吗!

 

王强:张总我更新一下刚才的数据,刚才我是跟您说的单渠道,就比如说我们光钱宝用户市场

一个月可能就有一千万,我全渠道——二十几家渠道基本上我能保持每个月两千万到三千万。我们是想冲三千万的单款产品。

 

张总:你想象一下如果他们手上有10款这种业务的话那还得了?这就是我说的实盘,所谓的实盘就是它确实能挣这么多钱,但是它是个上市公司,它这个上市公司如果拿这个去支撑骨架的话那再乘30倍,这就是互联网。我讲的流量变现它就是这么来的,但是你说没有流量那就不行,那这就是说为什么流量贵,大伙都在喊流量为王,流量就相当于核武器。第一买不来,没人卖给你,你要想弄自己造,你说我出那些钱找别人买流量这不行。第二它得留得住,如果没有业务做承载你比方说我们现在让大伙签到做任务,但是如果没有游戏这样的供给侧微商做承载没用完的不就跑了吗?真成流量流走了。

 

王强:我们之所以叫渠道大营就是因为渠道有流量,所以涛哥以后也是渠道的大营,因为他有流量。

 

张总:文涛我看最近还是在做一些整理的工作是吗?

 

谢文涛:对,因为最近咱们之前的步伐都是比较快的,在去年11月的时候整个渠道的流水就已经过亿了,然后我们觉得为了把以后的工作做的更好,现在也独立出来了嘛,HR也统计出来了。我想有自己独立的Ipe或独立的网站,我们在做这个工作。包括自己独立的商标,商标叫什么名字我现在还真的不能讲,我讲了会被别人竞争注册,但是我们确实已经在申请去走,同时有三四个名字在走,这些动作完成了以后我们会有一个全新的状态出来更好地为宝粉服务。

 

张总:所谓的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张,张小雷的张,意思就是说生态;驰,就是松弛。我觉得主动的能做调整而不是在市场的压力下做调整,还是非常具有战略前瞻性的,他这边是张,这边是弛,有机的这种结合。应该来讲游戏这个业务实际上它是作为整个钱旺系向资本市场上进军的最先的先锋部队,就抢滩部队后面想象一下,如果一九四四年的六月六号我们经常说这个知道是哪天吗?

 

于德健:问强哥,我不知道。

 

张总:这个就是说史称帝日,艾森豪威尔说那天是最长的一天,诺曼底登陆的那天,那个时候场景是天上有几千架飞机,盟军的后面有几千艘战舰,但是就盯向奥马哈海滩,真正能抢滩上去的部队非常少。就像钉子一样,如果钉不进去后面的大军就没有办法深入欧洲腹地,就没有办法最终解决纳粹德国灭亡。所以抢滩的部队是否能够抢滩成功,对全军来讲几乎就是最重要的事。我觉得盟军之所以能够在奥马哈成功,首先当然是基于战役的正义性,更重要的还是实力,确实是实力。咱们冰穹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绩还是基于钱旺系的坚强的实力,当然将帅的卓越的领导也是实力的最重要的一部分。现在有多少员工?

 

苏贤:整个的话应该是将近80人。

 

张总:跟你们差不多啊,他们确实战斗力比你们强。

 

于德健:做的不是一样的事情。

 

张总:好像已经准备好回答我这个问题了。

 

于德健:很明显的,我们做的是摄制制作。

 

张总:我倒不这么看,德健,我认为你应该这么回答我:341天以后再看呗。

 

于德健:没做好我们也不能找理由,现在也确实在打进一些硬件,但是我们觉得可以单独的把平台搬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也会做个发布会,到时候让强哥做一下主持人。

 

王强:那么荣幸,可是我嘴拙。

 

苏贤:其实我们看了一下集团的各个业务,实际上从业务的体量包括实际盈利能力来说,我们绝对不是排不上号,但确实是业务相对而言比较清晰,然后是资本市场提升了变现的这种方式也正好是现在市场的一个热点,这也是我们给自己的定位,能够快速的把我们说流量变现,最终打通资本市场这条路,以我们业务的形式去走通。

 

张总:苏贤刚才讲的意思有两层,一个首先我们有这么一个被青睐的业务,第二个我们远不止有这个业务。他的另外身份一个是游戏这个方向的建军、领导者,另外一个更是钱旺系整个产品方向上的总设计师,以前是我。

 

苏贤:您一直是。

 

于德健:产品总监兼运营总监兼人力资源部总监。

 

张总:现在虽然把整个队伍接过来了,整个产品线都在他的管理范围里面,你会发现各个产品线上实际上都有各自的亮点,至于如何登陆资本市场,一条路通路路都可以通,资本市场也像宝粉一样,你做的好,还是那句话,在战场上打得赢,干这个不用谈,在战场上打不赢,你跟人谈人也不理你。游戏到一六、一七年确实是重载之年,肩上的担子更重,全军也是祝愿你们能够不辱使命。身体早点好起来,明天大卖,行吧,就这样吧,打个招呼。


我来说两句